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超级散户"许磊"惊现8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东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魏冬东 网红县长在直播 观看的抖音网友 供图

9月19日,下午三点,在快手直播平台上,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多伦县城管局局长于海军正坐在直播间内面对手机屏幕直播。

一个小时的直播结束后,直播间的点赞数达4476,观看人数共计313人次。

“这个直播表现还可以。”多伦县“网红县长”刘建军点评。

2016年6月,刘建军任内蒙古自治区多伦县委副书记、政府县长。2019年 7月30日,“越野车碾轧草原”事件发生后,他曾连发7条短视频,敦促当事人归案。让此事迅速形成热点,引发媒体跟进,涉事者很快主动归案并道歉,视频中的刘建军因善于利用新媒体直播,被网友称为“网红县长”。

多伦县位于北京正北方,直线距离180公里,这里生态环境极好、旅游资源丰厚,刘建军说“北京正北,多伦最美”。

刘建军任职后,他发现民意和政策之间两方信息不对等,那如何更好地把政策信息传达给老百姓?他认为,抖音快手这类的网络直播平台是和群众交流沟通的一座很好的桥梁。

如今,刘建军在“抖音”和“快手”短视频APP上分别拥有5.4万和4.3万粉丝。除了个人短视频账号,在多伦县,直播开始成为县域治理的新尝试,全县各职能部门和乡镇政府开通了直播账号,各部门领导走进了蓝色的“多伦诺尔政府新媒体直播间”里开始直播。

9月19日,刘建军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的电话采访。刘建军说,一场优秀的政务直播,直播领导需对业务熟悉,善于跟网友互动并及时回复网友的问题。

9月19日下午三点,多伦县城管局局长于海军在快手直播间直播。 “多伦县人民政府”直播间截图

【对话刘建军】

澎湃新闻:您可以向我们介绍一下多伦县人民政府问政直播间的情况吗?

刘建军:今年六月底,我们县首先建立了多伦诺尔政务新媒体直播间。我们固定每个工作日下午三点到四点安排一个部门或者乡镇的主要领导在快手直播。在多伦县政府官方微信公众号和快手号会有直播预告。

澎湃新闻:直播间热度怎么样?

刘建军:目前我们用快手号“多伦县人民政府”进行直播。直播会通过两部手机分别在县政府和部门两个账号直播。第一次直播时没有主题,所以当时人不是太多。我们政府粉丝现在有四千多人。

澎湃新闻:什么契机让您开始直播宣传多伦?

刘建军:今年2月份,我遇到一个在抖音有190多万粉丝的人,他每年销售收入几个亿。我受到了启发,在抖音快手这种新媒体可以做买卖。后来拍多伦县的风土人情片这类的短视频,老百姓经常在上面留言反映一些问题,我发现它可以沟通群众,所以后来我尝试开直播,大家可以在直播间问我一些问题。

我觉得这样很好。老百姓有问题不需要当面问县长,可能只是需要问一件事怎么办就行。虽然我是县长,但有些问题我不是用机关的公众号回答的,所以我开始让单位开直播。

澎湃新闻:为什么想到用短视频来宣传多伦县?

刘建军:我们把快手当作工作助手,通过抖音发声。政府有很多东西需要让老百姓知道。传统用微信公众号宣传工作,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但快手、抖音这类的平台是个开放平台,理论上每个人都可以看见。老百姓对政府不满意是因为政策不对等。今天下午直播问题不多,是因为我们都及时处理。其中有位网友就挺有怨气的,说垃圾问题你们管不管,城管局长说管。要是没有快手问政平台,他一般要找局长找县长就不太可能了。

澎湃新闻:您怎么看待评论中提到的负面问题?

刘建军:我觉得负面评论挺少的,老百姓平时反映的问题都会得到及时处理,不会有太大怨气。也有个别网友提出问题无法解决,比如说他们村需要修路,我就会回复修路是有规划的,一般情况下网友会理解。

澎湃新闻:您每天要用多长时间直播和回复网友呢?

刘建军:我每天晚上要花费两三个小时来翻看完网友的留言私信和回应网友的问题。但比如说有些人反映低保的问题,这种我说不清或者不能说,万一说错了就不好了。我会把他的留言截图,转发给民政局为他办理,这种挺消耗时间的。但你要是不理他,就变成了“我找县长反映问题,他不搭理。”

县长这个职位,坐在办公室解决不了问题。前天我去一个地方,一路七个小时我一直开着直播。我自己的直播不像那些打赏的有才艺的主播,唱歌什么的。我的直播间可以理解为聊天室,网友进来会提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去哪旅游怎么走、有什么好玩的、去年工作情况如何、今年怎么样等各种形式的问题。所以我跟部门直播还有点区别。

澎湃新闻:您觉得一场优秀的政务直播是什么样的?

刘建军:比如说我们农牧和科技局局长直播就很好,在我自己的快手号我录屏了十来篇,讲得非常好。他的确上去跟网友互动。因为他对工作很熟,老百姓反映非常好。有时候提问题比较多,当然好直播了。农业局被反映问题比较多,正好他也比较熟就一连串说下来,他像个人演讲吧。像有的局,下一步考虑用不用他们直播了。比如审计局、统计局,这种单位平时和老百姓关系确实不大,直播时很尴尬,没人问什么。

澎湃新闻:直播以后和之前对比,对于多伦县县域治理产生了怎么样的变化?

刘建军:比如说我们老城改造,建筑垃圾不清理,直播反映了这个问题就有明显变化。变化就是沟通,跟群众之间有了一个桥梁。效果决定粉丝数量。

问政直播,可以逼着局长们写点东西,面对天南地北的观众提出的问题,他不可能去问副局长、去问秘书。这是一种倒逼机制,倒逼着他们学一些东西。

澎湃新闻:多伦县在新媒体方面下一步会有哪些新的尝试?

刘建军:我相信会有很多老百姓关注我们这个政务直播号,很多问题就不用亲自到处跑到处问,就可以在直播间直接问了,下一步我们想让乡政府也参与进来。

首页 - http://musclemg.com